位置:吉吉财经资讯网 > 股市行情 > 我和朋友的妻子在屋内喝茶 她总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

我和朋友的妻子在屋内喝茶 她总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


南镇有个张三,也就是我,北镇有个李四,两镇之间相距有十里地。

我家贫如洗,妻子儿女四口人,靠打柴卖草为生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

李四家富,先前父母亲在世时更阔气,如今二老故去,日子也渐渐过得紧巴了,但是比起家贫如洗的我来,倒是要强得多。

有一天,李四上街看戏,在河滩过桥时,不慎落水,河水很急,也很冷,不大一会儿,李四就冻得脸色发青了,眼看就难活命。

恰在此时,我担柴路过,听到呼救之声,赶忙扔下柴担,连衣跳进冰冷的河水中,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李四救上岸来。

李四感激地流出了眼泪,要与我结拜为兄弟,我再三说出自己家贫,没有什么能够和他结交的。

可李四根本不在乎,我无奈只好答应下来,李四比我小两岁,因此,我为兄,李四为弟,兄弟俩常常你来我往,显得格外亲热。

一年夏天,大雨接连下了七、八天,我卖不成柴了,日子挺艰难,天天揭不开锅,没办法就到李四家去借粮。

李四的妻子淡淡地把我迎进客室,眼睛不时地斜视着,生怕拿走她什么东西似的,我坐了一会儿,不见李四回来,便问:“李四人呢?”

“他出门讨账去了。”他妻子回答。

由于李四没有在家,我也没敢提起借粮的事儿,坐了片刻,喝了两口茶,总觉得对方的眼神不太对劲有些奇怪,于是我便起身告辞了。

我和朋友的妻子在屋内喝茶 她总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

后来有一天,李四的妻坐子在卧室梳头,一不小心将银簪掉在地上,然后她连同头发扫进垃圾堆里,顺便倒进了厕所。

几天后,李四的妻子发现自己头上的银簪不见了,就怀疑是我偷走了。

李四满载而归,心里十分高兴,妻子一见他,便怒气冲冲地说:“我早就说过,我家贫,咱不能喝他来往,可你就是不听,结果啥样?他来咱家我的银簪就丢了。”

“你的银簪丢了,就是他偷去了?他待人厚道,根本不是那种人!”李四非常生气,他很不满意妻子的判断。

一连几天过去了,他的妻子仍然唠唠叨叨说个不休,李四也听得不耐烦了,久而久之,他也渐渐怀疑起我来。

那些天没有外人来,难道这银簪还能插翅飞了?他这样一想,也就慢慢看不起我了。

无巧不成书,没过三天,我又到李四家去了,这一日,我觉得李四有些反常,以前他来到这儿,李四让座让荼,笑语欢声,可现在却变得少言寡语,冷冷清清,仿佛没有他这个人一样。